首页 > 药品 > 原创 > 王育苗专栏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让贫困患者多一份希望

2010-03-1739健康网稻草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几天前,在国内某论坛上看到一篇《人穷,可是不该命贱》的戏剧化的帖子,看后感慨万千。我们欣喜地看到医改正向好的方向扭转,如果说医疗改革是满足老百姓利益需要的必经过程,那么我们也希望,通过政府的努力,通过经济的发展,能够让更多贫困的患者及其家人的人生多一些阳光,多一份希望。

  几天前,在国内某论坛上看到一篇《人穷,可是不该命贱》的戏剧化的帖子,看后感慨万千。

  发帖的是一名住院医生,有天接了个复杂性先心(右室双出口,三尖瓣有骑跨的)的孩子,肝炎一直很重,四处找钱才凑出两万,在医院待了没几天就弹尽粮绝了。现在刚撤了呼吸机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家长听说孩子得开两刀,总花费往死里挤也得至少7万人民币,表示主动放弃。那个做爹的七尺汉子,除了不声不响地流眼泪,什么都说不出。医生明白,这个瘦骨嶙峋的孩子一旦走出了医院的门,就只有死路一条。

  之所以说戏剧化,是因为这苦娃一走,就来了个富家千金。小小一个感冒后心肌酶稍高而已,家长就兴师动众来住VIP房,咨询病史则非主任医师不得进门,还得主任医师亲自上阵陪驾去做磁共振,还有那富家千金家的保姆刚进门就开始嫌弃医院规格不够高,这不满意那不满意地挑刺。

  ……

  虽然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贫富差距都在所难免,但不可否认我们社会确实存在一些不和谐的音符。几十年来,少部分人享受公费治疗的同时,更能享有很好的医疗资源。而老百姓每个月交着的医疗保险,在大病面前的保险作用却是见仁见智。另一方面,由于环境和制度的不同,国内的商业保险较之国外还比较落后,因此不管是发展还是理赔的难度,对国民的保障能力还有待提高。更不用说一些根本没有获得任何保障措施的人群。“生什么也不能生病”成了这群人的口头禅,小病也许能破财消灾,大病则很可能成为家庭重回贫困的罪魁祸首。多少困难家庭的白血病患儿,尿毒症的患者,多少本可以治好的生命,因为没钱只能选择凋零。

  贴主说医院是一个让人悲伤的地方,我想之所以悲伤,是因为明明有一大堆病可以治好,却因为没钱而不得不放弃治疗。我们一直强调平等,平等的选举权,平等的参与权、决策权、管理国家事务权,人人平等,地区平等,民族平等,但似乎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生命更应该是平等的,特别是在面对疾病和死亡的时候,所有的人们,不论贫富,都应该享有相同的权利。不论有什么理由和说辞,医院都最不应该成为一个“见死不救”的发生地。

  面对这些不该湮灭的生命一个个消逝,有人认为是当事医生的为“医”不仁,也有人认为是医疗体制的过度市场化导致我们的“天使”们惟“钱”是从。这些说法各有各的理,但笔者认为,这些事件的发生,不该一味地把责任全部推给医者,至少是不全面的。笔者相信所有医生都希望能治好患者的病,面对患者因为没钱而不得不放弃治疗的时候,肯定也会做相关努力,可惜医生不是劫富济贫的罗宾汉,自己的力量太单薄,而这个群体需要帮助的人实在太多。

  “贫困患者没钱治病主动放弃治疗”是一个几近残忍的事实,这种冷漠的背后,更让人慨叹的是社会医疗保障制度的无力。于是人们期待新医改能真正解决我们老百姓看不起大病,看病难的问题。

  国家设立医院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其实说到底那就应该是满足大多数人群的基础医疗需求,提供“质优价廉”的医疗服务。可是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此类事件的频频发生,更需要反思的是医院以“利益”为轴心的现代运营体制。实现利润的最大化不仅成为医院的追求,更是某些管理者邀功请赏的“政绩”,导致现在医药问题就像房价一样有升无降,而老百项就像是房奴,怨声载道却又无可奈何。而另一方面,中产阶级以上的人群又不愿意到普通的医院看病,他们希望能有更好的医疗住院环境,国内没有,就选择到国外去,于是又有大量金钱流到国外。

  看看离我们最近的香港,香港采取的医疗制度采取的是“以税为本”的英国模式,医疗开支以税收支付,资助百分之八十三以上,药费定价每项十港元。香港政府的基本医护政策是:“不容有市民因缺乏金钱而无法获得适当的医疗服务。”在香港,不分国籍不论年龄,生病了都可以在医院得到一样的治疗,因为政府一直是公立医疗服务的主要提供者。“香港市民去公立医院和诊所看病只需支付少许费用。公立医院和诊所的收费标准是,普通病房每日收费68元(2002年11月29日上调为100元),一切膳食、住院、化验、药物及手术费用均包括在内。公立普通科门诊诊所每次诊症收费37元,专科诊所每次诊症收费44元。香港的公立医院和诊所收费水平远低于成本,据测算,公立医院普通病房的成本是每天3100远,而收费标准连零头都不到。”(摘自中央编译局亚洲社保研究《香港医疗保障制度及其改革》)最近香港医管局主席胡定旭表示,在香港公立医院看一个感冒,65块钱全包,因为香港人医疗费用有92%由政府承担。

  笔者感想,我国政府的投入在整个医疗费用中仅占到25%,而同样正在医改的美国,他们的政府支出在整个医疗费用中占46%,邻近的泰国占56%。而尽管香港的医疗制度也存在一些弊端,但不能否定的是,20多年来香港的这套医疗保障制度,让香港市民的健康指数位居世界前列,香港的婴儿死亡率属全球最低之一,这套制度在所有服务系统和政府机构中也最获市民信任。(摘自盖洛普国际有限公司所进行的“民众信心”调查。)虽然我国国情复杂,但香港的医疗模式不无借鉴意义。39健康网(www.39.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 科学用药指南
  • 中外医药新闻
  • 医药政策解读
  • 安全用药知识
  • 知名药企动态
  • 连锁药店资讯
药品热文排行 一周健康热点 栏目推荐 热点 百科 养生 疾病 推荐 热门问答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