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除了治便秘,乳果糖还有哪些应用?

2020-12-16 00:00:02医学界
核心提示:乳果糖除了治疗便秘,还能干什么?

果糖作为渗透性泻药,可有效调节结肠生理节律,广泛用于老年人、孕妇及儿童的便秘治疗;作为益生元也可促进双歧杆菌等有益菌生长,抑制沙门氏菌等致病菌生长,恢复便秘患者的肠道菌群稳态,从而改善肠道运动功能。

乳果糖除了用于治疗慢性或习惯性便秘外,还可应用于很多方面,汇总如下:

01 用于肝性脑病

高血氨是肝性脑病(HE)发生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降低氨的生成和吸收非常重要。在发生HE时,乳果糖促进肠道嗜酸菌(如乳酸杆菌)的生长,抑制蛋白分解菌,使氨转变为离子状态;乳果糖还减少肠道细菌易位,防治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

多项随机对照试验结果显示:乳果糖不仅可以改善轻微型肝性脑病(MHE)患者神经心理测验结果,提高生活质量,还可以阻止MHE病程恶化,预防HE复发[1]。

乳果糖作为临床常用药物,在大多指南中皆被列为HE的一线用药;值得注意的是,2018版《肝硬化肝性脑病诊疗指南》特别强调了乳果糖在改善MHE心理测试结果、阻止MHE病程恶化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2]。

02 术后刺激肠功能恢复

有研究结果支持多模式肠道刺激方案,如口服硫酸镁或比沙可啶等。

口香糖等也可促进胃肠蠕动。此外,术后口服缓泻剂可促进胃肠蠕动,建议可使用乳果糖等药物。术后使用乳果糖等缓泻剂,促进胃肠功能恢复[3]。

03 用于治疗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

肠易激综合征(IBS)是一种功能性肠病,以腹痛、腹胀或腹部不适为主要症状,排便后症状多改善,常伴有排便习惯的改变。

《中国肠易激综合征专家共识意见(2015)》明确提出:渗透性泻剂可用于缓解便秘型IBS的便秘症状,但渗透性泻剂不能改善腹痛、腹胀和总体症状,并且乳果糖可增加腹胀症状[4]。

04 在肠镜检查前肠道准备中的应用

乳果糖口服液不会被小肠吸收,服用后,在小肠内形成渗透梯度,增加肠蠕动;可用于外科手术前的肠道准备[5]。

乳果糖口感较好,其导致的腹泻反应安全有效,患者耐受性好,可应用于便秘患者、老年患者、儿童患者的肠道准备,提高患者对肠道准备的耐受能力;但不利因素是肠道准备时间较长[6]。

05 乳果糖在痔切除术后的应用[7]

痔切除术后疼痛为多因素所致,术后排便是一个重要原因。肛门部血管神经丰富,齿状线以下受体神经支配,对疼痛反应极为敏锐,一些学者曾将手术后排便描述成就象“排出碎玻璃”一样疼痛。

乳果糖用于痔切除术后的主要治疗作用在于加快术后肠功能恢复,减少肠内容物在肠道的滞留时间,使大便形态软化易于排出,从而减轻术后排便对手术创口的刺激和机械性损伤。

Doffoel M及Porter N的研究显示,乳果糖应用于痔切除术后患者,有着良好而温和的治疗效果。服用乳果糖后,不仅能减轻患者术后的首次排便疼痛,而且随着排便状况的改善,患者术后疼痛的整体情况也能得到缓解。

06 用于促进剖宫产术后排气[8]

行剖宫产手术的患者,术后在临床上会表现肠胃机能的紊乱,造成排气、排便延后;腹胀等症状给产妇的恢复和哺乳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引起患者剖宫产手术后腹胀的机理主要为手术前后的禁食,手术或麻醉对腹腔的刺激,从而引起排气、排便障碍,腹胀。此外,术后卧床,阻碍肠黏膜吸收过量气体,也是导致腹胀的重要因素。

乳果糖经口服不被小肠吸收也不进入乳汁,在临床上用于产妇行剖宫产后促排气的安全性较高。

07 用于炎症性肠病(IBD)的辅助治疗

目前认为IBD的发生与黏膜屏障功能、肠黏膜免疫和肠道菌群调节密切相关。

肠道菌群紊乱通过损伤黏膜屏障,介导异常免疫反应来诱导IBD的发生、进展,甚至癌变。

乳果糖的代谢副产物氢气可能通过还原氧化自由基降低氧化应激水平,从而抑制细胞炎症通路激活,下调炎症因子来改善局部炎症状态[9]。

08 在急性胰腺炎的应用[12]

重症急性胰腺炎早期存在肠道运动功能异常和肠道通透性增加,引起肠道细菌过度生长和细菌移位,导致肠源性内毒素血症,并引起胰腺坏死和脓毒症感染,其中肠源性感染是导致急性胰腺炎死亡的重要原因。

乳果糖辅助治疗可以有效抑制机体炎症反应,减少内毒素吸收,恢复肠道黏膜屏障功能,维持肠道菌群稳态,最终促进急性胰腺炎好转。

总之,乳果糖口服液广泛用于临床,具有口感好、依从性高、不良反应少等特点。但值得注意的是,乳果糖口服液禁用于半乳糖/果糖不耐受、乳糖酶缺乏、半乳糖血症或葡萄糖/半乳糖吸收不良综合征患者。

参考文献:

[1]佚名.肝硬化肝性脑病诊疗指南(2018年,北京)[J].中华胃肠内镜电子杂志,2018,005(003):P.97-113.

[2]李小科,王姗,李志国,等.2018年《肝硬化肝性脑病诊疗指南》更新要点解读[J].临床肝胆病杂志,2019,035(007):1485-1488.

[3]佚名.肝胆胰外科术后加速康复专家共识(2015版)[J].2016.

[4]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胃肠功能性疾病协作组,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胃肠动力学组.中国肠易激综合征专家共识意见(2015年,上海)[J].中华消化杂志,2016,36(5):299-312.

[5]Al-Mulhim AS.Pain after inguinal hernia repair.Possible role ofbowel preparation[J].Saudi Med J,2007,28(11):1682-1685.

[6]方浩然.儿童结肠镜检查前肠道准备的研究进展[J].国际儿科学杂志,2019,046(010):733-736.

[7]周尔锦,陆立平,林磊.乳果糖在痔切除术后的应用[J].大肠肛门病外科杂志,2005,11(1):59-59.

[8]李玉华.乳果糖用于促进剖宫产术后排气的效果观察[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6(10):1821-1821.

[9]Chen X,Zuo Q,Hai Y,et al.Lactulose:an indirectantioxidant ameliorating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by increasing hydrogen production[J].Med Hypotheses,2011,76(3):325-327.

[10]FAN J G,XU Z J,WANG G L.Effect of lactulose onestablishment of a rat nonalcolic steatohepatitismodel[J].World J Gastroenterol,2005,11:5053-5056

[11]SALMINEN S,SALMINEN E.Lactulose,lactic acidbacteria,intestinal microecology and mucosal protection[J].Scand J Gastroenterol Suppl,1997,222:45-48.

[12]成纯伟,谭君,侯晓华.乳果糖在肠外疾病的扩展应用[J].临床消化病杂志,2017,04(v.29):63-66.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
热门问答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