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除了做溶媒,灭菌注射用水还能缓解这4种疼痛

2020-07-24 00:00:03医学界
核心提示:简单易行的镇痛方法。

  生病后,疼痛似乎无处不在,让患者“整个人都不好了”。缓解疼痛除了镇痛药物,临床经常遇到的灭菌注射用水竟也有“奇效”?还不相信这种廉价、易于实施的方式?先来看一段历史:

  1870年普法战争期间,医生将蒸馏水注入真皮层,以减轻受伤士兵的关节疼痛。

  1885年,威廉姆·哈尔斯蒂得(William Halsted)报告皮内注射无菌水可以诱导局部麻醉。

  1894年,威尼斯医生皮埃特罗·奥尔兰迪尼(Pietro Orlandini)提出针刺皮肤治疗某些局部疼痛。

  1941年,乔治·D·甘蒙和艾萨克·斯塔尔发表了将无菌水接种到疼痛部位或附近皮肤的止痛效果。

  2004年,塞尔吉奥(Sergio Maggiori)在分析临床试验的基础上,提出“局部皮内疗法”一词。

  经过检索,发现关于灭菌注射用水用于镇痛的研究还真不少,很多采用皮内注射0.1ml/剂或皮下注射0.5ml/剂。此法的镇痛作用通常持续60-90分钟,可重复进行以获得持续的镇痛效果。这种方法可以治疗哪4种疼痛呢?一起来看看吧!

  分娩疼痛

  首先是分娩疼痛,分娩疼痛可谓女性经历的疼痛之最,以下背部痛为甚。并不是所有人都可接受无痛分娩,且无痛分娩时的麻醉可能延长产程,因此无菌注射用水在缓解分娩疼痛方面大有用武之地。

  那么具体注射位置在哪里呢?其实,注射部位在一个特殊的菱形区域——米氏菱形窝,它位于骨盆后部,是一个由髂骨后上棘的凹陷、臀肌形成的线条和脊柱远端的凹槽形成的菱形区域。使用1ml注射器,第一次注射在两侧髂后上棘进行,第二次注射是在其内侧1厘米,比第一次注射低1-2厘米(两侧)。注射时可以把握注射时机,一般可在产妇子宫收缩最强时注射。临床实践中,医师也可根据产妇的主诉,在疼痛最剧烈的区域注射。

  以2018年发表于巴尔干医学杂志的一篇研究皮内注射的随机对照试验(RCT)为例:研究组患者被注射无菌蒸馏水,对照组患者采用干法注射(安慰剂)。注射30min后,研究组的平均背痛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31.66±11.38 vs 75±18.26,p<0.01),研究组的平均疼痛评分降低了54.82分,而安慰剂组仅下降13.33分(p<0.01)。

  另一篇基于128名产妇的RCT研究也有相似的结果,发现与针灸相比,皮下注射灭菌注射用水不仅缓解分娩疼痛的效果更佳,还更有助于使产妇放松。

  肾绞痛

  除了应对产妇的分娩疼痛,注射灭菌用水也可能对肾绞痛有效。根据疼痛的闸门控制理论,对肾绞痛患者的肾、输尿管所在的神经皮肤节段区域(皮节)进行注射,可减轻患者疼痛。同样来看一些研究:最近发表在《美国急诊医学杂志》的一篇研究中,研究者对150位肾绞痛患者随机采用三种方式来缓解胁腹部痛感:

  在胁腹部痛感最强烈处皮内注射0.5cm3生理盐水(对照组);

  在胁腹部痛感最强烈处皮内注射0.5cm3灭菌注射用水(实验A组);

  在臀部肌肉注射双氯芬酸75mg(实验B组)。

  治疗前,三组患者的VAS平均得分都大于9分。给药30min后,每组VAS平均得分如下:

  对照组降至6.9±1.56;

  A组降至1.98±1.41,且在45分钟和60分钟时相对维持恒定;

  B组降至1.88±1.19,且在45分钟和60分钟时相对维持恒定;

  1小时后,生理盐水组有47例需再次镇痛,而实验A组仅4例,B组7例。

  另一项研究也证明了注射灭菌水的有效性。研究人员将接受体外冲击波碎石术的泌尿系结石患者分为两组,在术前30min,分别给两组患者注射2-3ml灭菌水和臀部注射75mg双氯芬酸。

  结果显示,术前和术中每次电压升高时,两组患者的VAS平均得分并没有差异,需要额外镇痛的比例也相似,但双氯芬酸组的副反应更多。

  慢性颈肩痛

  鞭击综合征是外力作用于身体其他部位,因头颅的惯性作用使头颈部过伸或过屈,类似挥鞭动作所造成的非创伤性颈髓损伤,一般预后良好。对于其他治疗方式无效的鞭击综合征,皮下注射灭菌注射用水会有效吗?1993年,一项发表在《柳叶刀》上的研究回答了这个问题。

  该研究中,在患者的每个触痛位置注射0.3-0.5ml灭菌水或生理盐水。患者触痛位置大多位于颈外侧肌、斜方肌上缘和肩袖前,而少数患者在肩胛骨内侧缘及上臂前后侧有触痛。经评估,首次治疗后3个月,注射无菌水组患者的颈椎平均活动度分别提高39°,生理盐水组仅为6°(p<0.05);最大疼痛水平从无菌水组的8.1下降到3.8,生理盐水组从8.3降至7.5(p<0.001)。

  功能性腰背痛

  最后,我们再看看注射灭菌水在治疗功能性腰背痛的研究,而相关研究甚少。2016年,连云港第一人民医院疼痛中心的研究者聚焦非器质性原因(脊柱骨折、椎管狭窄、骨质疏松、马尾综合征、肌纤维痛、腰神经根压迫、妊娠等)引起的急性腰背痛患者能否从这一方法中获益。

  共纳入68名数字疼痛评分5分以上的患者,医师通过触诊确定疼痛的区域,多位于腰外侧肌、竖脊肌、腰大肌的边缘以及腰骶部,并标记。在疼痛区域周围皮内注射药液。注射10分钟后,接受灭菌注射用水的患者疼痛程度明显弱于注射等渗盐水的患者,并一直维持到1天后。

  写在最后

  这一神奇疗法的机制尚不十分清楚,有人称之为“增强版的针灸疗法”。与生理盐水相比,灭菌注射用水更强的镇痛作用与其所致局部渗透压改变、组织内压增加有关,渗透压和组织内压的改变可能激活传入神经纤维(A-δ和C纤维)和门控通道,引起内啡肽的释放。

  另一种可能的机制是弥漫性伤害抑制性控制,当有害刺激作用于远离神经元兴奋性感受野的身体区域时,脊髓背角多感受性神经元起到抑制作用。注射无菌水导致皮肤膨胀,这种膨胀会激活机械感受器和伤害感受器受体,影响脊髓背角门控通道激活神经纤维,提高痛觉阈值,从而实现镇痛作用。

  最后,愿这种简单易行的镇痛方法能早日普及,解放更多深受疼痛折磨的患者!

  参考文献

  [1]. Mammucari M, Maggiori E,Russo D, et al. Mesotherapy: From Historical Notes to Scientific Evidence andFuture Prospects. ScientificWorldJournal. 2020;2020:3542848.

  [2]. Gen? Koyucu R, DemirciN, Ender Yumru A, et al. Effects of Intradermal Sterile Water Injections inWomen with Low Back Pain in Labor: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Balkan Med J. 2018;35(2):148-154.

  [3]. M?rtensson L,Stener-Victorin E, Wallin G. Acupuncture versus subcutaneous injections ofsterile water as treatment for labour pain. Acta Obstet Gynecol Scand.2008;87(2):171-177.

  [4].Reynolds JL.Intracutaneous sterile water for back pain in labour. Can Fam Physician.1994;40:1785-1792.

  [5]. Moussa M, Papatsoris AG,Chakra MA. Intradermal sterile water injection versus diclofenac sodium inacute renal colic pai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published online aheadof print, 2020 Apr 29]. Am J Emerg Med. 2020;S0735-6757(20)30309-0.

  [6]. Gul A, Gul M.Intracutaneous sterile water injection for pain relief during extracorporealshock wave lithotripsy: comparison with diclofenac sodium. Urolithiasis.2020;48(2):103-108.

  [7]. Ahmadnia H, YounesiRostami M. Treatment of renal colic using intracutaneous injection of sterilewater. Urol J. 2004;1(3):200-203.

  [8]. 王少明,王玉春,梁春英.鞭击综合征20例[J].脑与神经疾病杂志,2005,13(6):476-476.

  [9]. Byrn C, Olsson I,Falkheden L, et al. Subcutaneous sterile water injections for chronic neck andshoulder pain following whiplash injuries. Lancet. 1993;341(8843):449-452.

  [10]. Byrn C, Borenstein P,Linder LE. Treatment of neck and shoulder pain in whip-lash syndrome patientswith intracutaneous sterile water injections. Acta Anaesthesiol Scand.1991;35(1):52-53.

  [11]. Cui JZ, Geng ZS, ZhangYH, Feng JY, Zhu P, Zhang XB. Effects of intracutaneous injections of sterilewater in patients with acute low back pai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clinicaltrial. Braz J Med Biol Res. 2016;49(3):e5092.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