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管理局称名贵动物源中药将研发替代品

核心提示:"活熊取胆"在中国掀起强烈风波,身陷舆论漩涡的归真堂开放熊场参观依旧未得到公众的宽恕,"活熊取胆"引发了公众对濒危动植物入药的争议。贵重而稀缺的动物中药材生存在伦理道德与中医药学的夹缝中,其出路何在?

  在归真堂、中国中药协会、亚洲动物保护基金轮番在媒体上或解释、或质疑后,昨天,在全国政协第一场小组讨论会结束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首度对此事进行正面回应,我国名贵的野生中药材效果目前无法人工替代。他表示,在加强对濒危动物保护的同时,将通过人工养殖的方式解决中药材需求问题,同时,技部门也将加紧研究熊胆等名贵药品的替代品。

  目前尚无熊胆替代品

  记者:“活熊取胆”事件您怎么看?中药材中是否必须加入动物成分?

  王国强:这件事应该好好听听专家意见,动物药和名贵药材有上千年的历史,并非现在才有,虎骨、麝香、犀角、羚羊角等名贵药材,到目前为止,其临床功效尚无法替代,这是事实。

  记者:熊胆是否有替代品?

  王国强:熊胆本身不是单位用药,而是方组成用药,熊胆是其中很重要的成分,但熊胆粉本身是个复方,比如天安牛黄,其中也不止牛黄一种成分。那么复方的成分,我们要通过科研的方法找到替代品,但据我了解到目前为止还没有。

  记者:有些人认为有些疾病并非只有使用熊胆制剂的药品才能治疗

  王国强:以睛不适为例,有的人会用西药眼药水,有的则会选熊胆眼药水,这是医生和患者的选择,不能完全限制。

  “活熊取胆”说法存误

  记者:有委员提出,通过立法的形式取缔‘活熊取胆’这个产业,您认为可行么?

  王国强:我经常看到报上登的叫做“活熊取胆”,其实这个说法并不准确,实际应该叫人工养殖活熊造瘘引流取胆汁,这才是完整的说法,跟过去的杀熊取胆不同,也不是说从活熊体取出胆来,而是通过引流的方式将胆汁取出,这项技术与杀熊取胆相比是个很大的进步。至于立法的问题,黑熊和棕熊作为国家二类保护动物,已经列入保护和利用(规定),目前通过养殖熊来取胆汁是合法的,是经过林业等相关部门批准的。我希望通过科研,能够找到替代这些名贵药材的方法,特别像这些濒危的野生动物。

  科技部正研发替代品

  记者:目前相关科研技术的进展如何,我们在哪些方面做了实验?

  王国强:这项工作主要由科技部来组织研究,我们也在积极推动,但这项工作不像化学药品。以麝香为例,獐子是如何形成麝香的呢?就是通过在太阳下把肚脐散开,发出一种香味,好多蚊子、苍蝇、小昆虫就会循着香味,爬到它的肚脐周围,分泌的香味又把这些昆虫变成了药物,这其中的原理和成分是非常复杂的,目前尚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成分,我们研制出了麝香酮,但和麝香并非一个成分。

  记者:今后有何计划?王国强:不同于西药,中医药是多靶点的,成分和效果并非能够简单地通过人工方式进行模拟和还原,但我们将坚定不移地以此为目标继续做,我们已经意识到资源和需求之前的矛盾,这是个现实问题,需要正确认识。

  濒危动物应保护为先

  记者:临床上大概有多少种名贵动植物制成的药品呢?

  王国强:大概100多种,这个在国家药监局网站上都能查到,包括胶囊剂、眼药水等。我们已经在国际上承诺,虎骨、犀角是要禁止使用的。

  记者:除了熊胆,还有其他濒危物种制成药材的情况,您如何看待中医药发展和资源性利用间的平衡及矛盾呢?

  王国强:动物药、矿物药、植物药都是中医药的重要组成内容。在动物药中,有一些濒危的药材,我们要加强保护和人工饲养,另一方面,要加强科研找到替代品。野生动物和家养动物是两个不同概念,有些动物通过人工饲养已经繁殖了二代、三代,这个在动物的分类学和保护上,与野生动物不同。

  记者:目前的黑熊是否是养殖的二代或三代?

  王国强:这在林业部门是有界定的,以老虎为例,也已进入二代和三代。人工饲养几代之后的后代,世卫组织应该有一个说法。

  熊是否舒服无法评价

  记者:您去归真堂熊场看过么?

  王国强:还没有。归真堂的开放我认为是个进步,对媒体开放,让社会公众了解人工养殖活熊造瘘引流取胆汁,并非“活熊取胆”。

  记者:您如何看待此事件引发的讨论呢?

  王国强:中医药部门不会因为自己是用药单位,就反对此项探讨。但公众应理性看待此问题,尤其在熊胆尚无替代品的前提下,我们还要积极地改进技术,我们养殖动物都是为了人们的需要。

  记者:中国中药协会在召开媒体发布会时表示,“活熊取胆”很舒服,您怎么看?

  王国强:黄书庭会长召开那次发布会旨在和媒体好好沟通,他也讲了很多话,但不少媒体只用了两句,一个是取胆汁,一个是很舒服,这是媒体问他后,他用口语化的形式进行的回答。

  坚决反对熊胆保健

  记者:针对目前熊胆粉及相关制品日益礼品化的趋势,您怎么看?

  王国强:我们之所以说熊胆不可少,是因为它在医疗上的需求,如果把熊胆粉无限制扩大,形成保健品、礼品,那肯定是中医药管理部门坚决反对的。

  记者:那么对于市场上的相关保健品如何加强管理?

  王国强:这是由药监部门来批准,并应遵守相关权限,作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主管领导,我非常尊重民众对于动物保护的情。但在现阶段,我们应理性看待动物保护和利用的关系,按照法律规定和签订的国际公约来合理地利用。

  表态

  卫生部部长陈竺:充分利用科技成果

  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陈竺就“活熊取胆”一事表示,人类对于自然资源的利用,应遵循几个原则:首先是可持续的原则;第二是伦理的原则;第三是在人类健康利益的维护和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动物权利发生利害冲突时,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

  他表示,我们尽可能地要充分利用人类科技的成果。“如果说这个药真正是救命的必不可少的,可能人类健康这方面就会重一点,但动物的保护也要注意。如果这个药不是一个不可替代的治疗,情况就不一样了。是否可取代,要由中医专家来发表意见。”

  证监会:正就上市征求意见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朱从玖昨天表示,证监会已经关注到社会对于归真堂上市的争论,正在按程序征求相关主管部门的意见。

  朱从玖说,按照相关规定,证监会对企业上市进行合规性审核,并就是否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要求等向国家有关部门征求意见。目前,归真堂正处于落实反馈意见中,尚未进入初审阶段。

  归真堂此前曾向证监会递交过一次上市申请,后因故撤回。去年两会,多位政协委员提交取消“活熊取胆”的提案,反对以此为主业的企业上市。

(责任编辑:王怡群)

返回北京站首页 我来评两句

本文评论

(共-条) 查看所有评论>>
  • 正在加载评论……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