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传统中药复方研发 畅想中药全球化

2012-11-01 11:44:06中国医药报
核心提示:在新药研发遭遇瓶颈时,越来越多的研发人员将目光投向了传统医药。“以往针对单一靶点的研究方法对涉及多基因、多靶点通路和网络调控的心脑血管、癌症等复杂疾病已难以奏效,新药研发的成功率降低了30%,高特异性靶标研发药物的观念正在改变。

  当中国药物研发者正在想尽办法提取植物有效成分,使中药更接近化学药物时,美国科学家却将目光投向了传统复方中药,致力于发现其新的适应症。

  10月23日~25日,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外国专家局主办的“新药创制战略与中药国际化高层研讨会”在南宁召开。研讨会上,美国耶鲁大学药理系讲座教授、肿瘤研究专家郑永齐公布了其备受关注的药物PHY906最新研发进展:该药将于今年11月在美国对化疗失败的病人展开二期临床试验。

  PHY906是一种复方中药,其配方来自东汉张仲景《伤寒论》中的黄芩汤。黄芩汤由黄芩、甘草、白芍和大枣4味中药组成,原主治肠胃疾病,郑永齐则将其用于癌症病人化疗辅助治疗。专家认为,PHY906“有可能取得突破,进入美国癌症主流疗法行列”。

  挖掘中药复方宝藏

  中药走向世界是中药界孜孜以求的梦想。但时至今日,获准在欧盟注册上市的仅有地奥心血康,多年来一直试图叩开美国FDA大门的复方丹参滴丸仍在美国进行三期临床。

  学术界认为,中药国际化难以实现的主要原因有三:传统中药缺乏有力的临床数据、药物作用机理不明、产品质量难以均一。上述论坛上,解放军第302医院全军中西药研究所所长肖小河表示:中药是99%成分不清楚,1%成分清楚。“把1%搞清楚,质量远不能OK”。也正因如此,一直以来,国内中药研发更倾向于对有效成分的提取和利用。地奥心血康和复方丹参滴丸莫不如此。让屠呦呦获得2011年美国拉斯克奖临床医学奖的青蒿素,更是直接从青蒿中提取的单体物质。

  而郑永齐的PHY906却是严格按照传统复方进行开发。郑永齐坦言,自己在复方中药中寻找能应对化疗副作用且不影响化疗效果的“可能性”时,美国学术界认为此举是在“冒职业风险”。原因是“不同批次的草药含有一致的化学成分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实验结果却给出了积极的信号。动物实验显示,该药物与化疗药物的结合有效地抑制了化疗的副作用,且单独使用PHY906对癌症没有任何影响。进一步的试验表明,如果除去4味草药中的任何一味,PHY906的疗效便会减弱,4味中药之间存在明显的协同效应。2011年郑永齐和他的团队发表于《BMC医学遗传学》期刊上的论文称,PHY906对消化道有消炎作用。郑永齐也认为,PHY906在体内至少以3种不同的方式控制着化疗的副作用,而以往的疗法仅通过一种方式起作用。

  “我们还发现PHY906中还有一种物质能够更快地修复受损肠细胞。”郑永齐对记者说,“当初之所以选择黄芩汤,原因之一是它够‘老’。1800多年的老方子还在使用,说明它经历了历史的检验,在临床上有疗效。”

  尽管只有4味药,但郑永齐还是不可避免地面临着药品质量控制的挑战。为解决这一问题,他整整用了3年时间进行研究。截至目前,PHY906先后生产过3批产品。数据显示,产品均一性高达92%,稳定性可达10年。

  随着研发的深入,美国学术界对PHY906的态度也从最初的“完全拒绝”到“怀疑”,到“愿意让你探索”。NI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了郑永齐150万美元。

  “我们申请美国政府资助,负责审核的官员完全不懂中医药,但他们能够站在科学的角度给我们支持。美国FDA此前并没有审批复方中药的经验,他们对这个项目也给予了极大的关注。”郑永齐说。

  实现中药全球化理想

  作为一名从未学过中医药的西方药理学家,郑永齐的观点是,药就是药,无论中药和西药。既然是药,就必须被全球接受和使用,因此中药必须实现超越地域的全球化。也正因如此,早在2003年他就发起成立“中药全球化联盟”,旨在集合全球研究机构,协力让中药褪去地域色彩,成为西方国家可以接受的药物。

  郑永齐认为,中药全球化有两种方式,一是按照西药研发模式,从植物中提取单体物质,如青蒿素;二是在宏观视角下遵照传统中医学理论进行研发。

  目前,郑永齐走的就是第二条路。“我研究中药,配方是我们老祖宗发明的,我只是发现了它的新用途。”

  事实上,在新药研发遭遇瓶颈时,越来越多的研发人员将目光投向了传统医药。“以往针对单一靶点的研究方法对涉及多基因、多靶点通路和网络调控的心脑血管、癌症等复杂疾病已难以奏效,新药研发的成功率降低了30%,高特异性靶标研发药物的观念正在改变。网络药理学是药物研发的新模式。”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副所长孙晓波表示。显然,传统复方中药在网络药理学上占据得天独厚的优势。

  郑永齐也表示,在未来药物研发中,传统中药研发具有特殊的意义:其研发方式以系统生物学为起点,与西药以分子生物学为起点的走法完全不同;传统中药研发的时间会更短,这是因为它不必考虑药物筛选问题且经历了长期使用,药物毒性已较明确。“国内药企做传统中药研发,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大概四五年时间就够了。”

  孙晓波指出,从现有已知的中药、植物药、中药复方中发现活性物质是中药研发方向之一,而协同增效减毒的组分配伍、成分配伍创新中药研发则是传统中药复方的现代研发升华。

  “我并不认为我会成为‘成功地将传统复方中药变成FDA处方药’的第一人,但我可以先走出一条路来,无论成功失败,都可以让后来者借鉴,以便走得更快。”郑永齐说。

  据悉,国内已有制药企业开始着手这方面的研究。由“海归”创办的广西惠宝源制药有限公司就聘请郑永齐为科技委员会主任,由其直接指导该公司新药研发。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