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北京市的489家达标免疫接种门诊开始为60岁以上老人免费接种流感疫苗。按照中国卫生部的计划,参加国庆游行的人员都将优先接种甲型H1N1流感疫苗。北京一些中学老师也已经开始给学生家长发短信动员学生接种疫苗。

  全球各国疫苗接种都已进入倒计时。7月,美国政府采购了1.95亿支流感疫苗,耗资近20亿美元,预计将在10月中旬开始疫苗接种。欧洲国家同样不甘落后,英国、德国等纷纷表示必要为境内全体居民都准备好足够的疫苗,“德国境内每一个人只要想得到流感疫苗接种都能如愿,”德国卫生部长乌拉·施密特说。

  但是,对于即将进行的大规模人群接种疫苗,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市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和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流行病学教授黄建始都持保留态度。

  中国在全球最早应用疫苗

  尽管美国9000多人患甲型H1N1流感,死亡不足600人(与之相对比的是,美国每年季节性流感平均死亡人数为3.6万)。英国感染人数不到1万,死亡15人。截至目前,中国患甲型H1N1流感病例为5000多例,而且无死亡病例。但这场全世界范围内的大规模疫苗免疫计划还是如火如荼地展开,其根源也许在于世界卫生组织专家预测未来数月内全球甲型H1N1流感病例可能呈现“爆炸式”增长。

  美国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也估计,今年冬天甲型H1N1流感的暴发将导致美国3万到9万人丧生,其中并不包括每年因普通季节性流感引起的3万例死亡。

  黄建始认为,所谓秋冬季可能到来的第二波甲型H1N1流感高峰,是一种旧的经验,对于如今生活在空调环境下的人们来说,实际上四季都可能是流感季节。人的行为改变了疾病的传播方式,“我们应该相信科学,而不是依赖技术。”他说。

  对于全球范围发起的这场疫苗战役,英国医学会Peter Holden博士相信,这很可能是历史上自1962年天花预防接种之后最大规模的一次疫苗接种。

  目前,中国已经储备了第一批1300万支甲型H1N1流感疫苗,成为国际上第一个可以应用疫苗的国家,疫苗接种方案原则也已经确立。

  对于疫苗可能产生的不良反应,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教授管轶表示值得关注:“中国内地疫苗的标准和国外的标准有较大距离,而且现在又是加班加点地赶工抢时间……”

  钟南山则对媒体表示:“我觉得还需观望,疫苗安全性问题的观望时间还要更长一点。”钟南山建议在大量接种疫苗之前,最好先适当进行一些试点,毕竟疫苗在临床还是存在一定比例的不良反应。

  1976猪流感疫苗阴影

  进入9月,在北半球,流感专家担心的凶猛的“第二波”流感疫情尚未现身,这多少令人想起1976年,当时美国卫生、教育与福利部部长F·戴维·马修斯也同样信誓旦旦地预言:“今秋将会出现大规模流感。我们将会看到1918年的流感病毒重新出现。预计这种病毒将在1976年杀死100万美国人”。然而最终伤害、甚至杀死美国人的,却是针对这种病毒的疫苗。

  事情发生在1976年1月,美国陆军在新泽西的一个军营中,一个年轻的新兵戴维·刘易斯感到头晕、恶心、无力、发烧、肌肉疼痛,数天后,他死在了基地医院。虽然直到20年后刘易斯的死因还存在争论——究竟是因为他感染了一种杀伤力极强、毒性极大的流感,还是其实他感染的流感病毒并不厉害,只是在病毒血症正厉害的时候,参加了冬天一整夜的全副武装的强行军。无论如何,他已经在历史上被认为是美国第一例死于1976年猪流感的病人。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