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丽的孩子因为未接种疫苗染上B型流感嗜血杆菌,幸好没有后遗症,现在他已经6岁了。很多北美国家的家长因为担心婴幼儿疫苗会导致孩子产生自闭症,因此减少或者中断对孩子的疫苗免疫,这可能导致潜伏的传染病重新暴发,对周围人带来危害。那么疫苗是否安全呢?家长的担心是否真的多余呢?

  作为细菌或者病毒,归根结底就是这样:寻找一个人类作为宿主,提供生命所需要的保护、能食物营养,因为能在不同宿主之间传递,理论上,你能在全世界旅行,只要有新的机会或者现在的宿主开始走上灭亡之路,你就可以随时离开,旅行的时候当然也不用带任何“行李”,因为病毒和细菌,尤其是前者的适应力非常强,随时能在新的宿主身上活得潇洒。虽然自己不能完成繁殖,但是你可以依靠宿主细胞提供必要的繁殖物质和能量,在宿主身上产下一代又一代子孙。

  但自从1796年,一位名叫爱德华·詹纳的英国乡村医生在自己儿子身上接种牛痘病毒之后,病毒和细菌的日子从此不好过了。1个世纪之后,人们发明了针对白喉、小儿麻痹、百日咳、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的疫苗,后来又研制出乙型肝炎和水痘疫苗,这形成了一道道有力的免疫屏障,阻隔不受欢迎者入侵。很多国家立法要求婴儿在出生后不久接种疫苗,美国现在享有全球最高的免疫率,77%的学龄孩子在4岁上学前班的第一天都按时接种法律规定的所有疫苗,其余的只是少打了其中1、2种而已。

  但是在这漂亮的数据背后是一种令我们不安,让微生物快活的趋势,由于有些言论指出婴幼儿疫苗会使孩子产生自闭症,越来越多家长产生怀疑,疫苗到底是对孩子有益还是有害?当婴幼儿的免疫系统刚刚建立起来的时候,让那么多种病毒的抗原在其体内作用是否真是明智?疫苗接种的安全性、有效性、副作用是否经过系统研究认证呢?去年5月,尽管一直坚持疫苗接种的安全性,美国政府承认一个9岁的乔治亚州女孩,患有先天性细胞性疾病,但是在接种同种疫苗之后情况恶化,最终大脑受损出现一种类似自闭症的症状。虽然美国政府一再强调这只是特殊个案,但这为疫苗的怀疑者提供了“还在冒烟的枪口”。随着关于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争论逐渐升级,不少迷茫的家长干脆选择拒绝让孩子接种。尽管法律要求孩子们在学前班前完成相应疫苗接种,但如果医生认为孩子的免疫系统在接种后可能受损,并开据相应证明,这种情况能被豁免。另外全美国除了两个州之外,其他州都允许家长出于宗教信仰原因不给孩子接种疫苗,20个州允许家长因为“哲学信仰”原因不给孩子接种,如今在美国的学前班中,大约有1%的孩子出于医学安全需要没有接种任何疫苗,2%-到3%的孩子出于信仰或者其他原因,不接受疫苗的孩子正在逐年增加。

  这些无免疫孩子的家长认为,只要周围的孩子都接种疫苗就不会有足够病原体存在,因而自己的孩子就是安全的,但是这种安全网是非常脆弱的。流行病病毒总是在全球旅行,随时准备引爆新一轮公共健康威胁,那些少部分没有接种的孩子会成为病原体良好的潜伏体,最终导致在其他没有保护的孩子、老人甚至婴儿中形成疫情暴发。去年春天,在美国4个州暴发麻疹,这是在美国消失已久的传染病,最终调查发现病原体的最初宿主是一个居住在圣地亚哥、没有接种该疫苗的男孩,他是在之前前往欧洲旅游时被传染的。欧洲的大部分居民都接种了麻疹疫苗,但是在瑞士有一群人故意拒绝疫苗,麻疹病毒就在这些人群身上潜伏。隶属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呼吸道和免疫系统疾病中心的安妮医生表示,在美国全境内出现越来越多在未接种疫苗人群中出现的流行病暴发,希望这不是一个坏趋势的开端。如果是,在不久的将来,曾经肆虐的恶性传染病如麻疹、腮腺炎和百日咳很可能卷土重来,不仅在发展中国家,也在有完善公共医疗系统的发达国家。为避免这种情况出现,要求无论是政策制定者还是家长都需要思量,在大众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应该如何取舍。对于家长来说,在“有利于世界”和“有利于孩子”之间,他们毫无疑问会选择后者,但是即便如此他们必须清楚,孩子会有感染病毒并致命的可能性,这是个艰难的决定,但是问题的答案正在浮出水面。

  关于疫苗安全性的争论中,没有什么比引发自闭症更“煽动”。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全面接种疫苗的孩子数量翻了一番,但是同一期间内诊断出患有自闭症的孩子数量翻了3番。1998年英国皇家自由医院的胃肠病学家安德鲁医生在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一篇论文,他研究了12名同时患有类似自闭症的精神障碍和胃肠道不适的孩子,如肠胃发炎、疼痛、肿胀等。发现其中8个孩子出现类似自闭症的症状是在接受预防麻疹、风疹和腮腺炎的综合疫苗(MMR)几天之后,尽管安德鲁医生和文章的合作者非常谨慎地拒绝将疫苗和自闭症直接联系起来,但是显然暗示两者或许有关联。他们也大胆地提出,麻疹疫苗可能是自闭症的诱因之一。安德鲁医生稍后进一步解释说,在接种疫苗后,麻疹病毒在孩子们的消化道里发生作用导致感染,这种感染会影响孩子们的脑部发展。

  就好像最终的微震预兆一场大地震,安德鲁医生的结论在自闭症团体内引发非常大的震动,而他们还有其他原因怀疑疫苗的安全性。上个世纪30年代开始,很多婴儿疫苗添加一种名叫硫柳汞(thimerosal)的汞化合物作为消毒剂,不过其中并不包括麻疹疫苗MMR。硫柳汞可能会对脑部组织产生严重伤害,尤其是婴幼儿,因为他们的脑部尚处于发育阶段。对于家长来说,将重金属化合物和自闭症联系起来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自闭症的症状最初出现一般是在幼儿2岁以后,在那个时候,按照美国和加拿大以及欧洲很多国家的法律规定,婴幼儿已经完成接种大部分最重要的疫苗。当然此中的联系仅是猜测性的,毕竟很多婴儿在第一次接种疫苗后长出第一颗牙齿,却没有理由相信两者之间有必然联系。

  但在2001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发布了一份令人吃惊的研究报告,指出一个半岁的孩子接受的所有法律规定的疫苗中汞的含量和美国环境保护署规定的饮食中鱼类含汞的安全底线相当。于是在当年年底,5种不含硫柳汞的疫苗推出代替了原有疫苗,分别是乙型肝炎疫苗、白喉疫苗、破伤风疫苗、百日咳疫苗以及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结果是将6个月大的婴儿接触到的汞金属含量从187。5微克下降到几乎无迹可寻,现在仍含有硫柳汞的疫苗仅是几种流感疫苗。但是硫柳汞疫苗的“退役”并没有导致自闭症发病率的减少,在之后的8年里,患上自闭症的孩子不断增加,甚至有超出以前的趋势。今天在美国,8岁以下的孩子中,每150个就有一个是自闭症患者。这暗示着除了疫苗之外的其他因素可能是自闭症多发的原因,这些因素包括遗传因素,环境变化等。另外,在安德鲁医生的论文发表了10年之后,当年的13位合作者之中已经有10位收回自己的假设,承认他们所进行的研究没有产生严肃、足够的证据,证明麻疹疫苗和自闭症有直接联系。

  然而,这篇文章产生的负效应已经出现,家长已经开始对疫苗产生怀疑。家长们产生一种被骗的情绪,认为政府健康机构隐瞒事实,同时疫苗生产厂商不断推出新疫苗牟利。今天根据规定美国学龄前儿童要针对14种传染病接受28次疫苗注射,比上个世纪70年代增加一倍。纽约一位教师基妮的孩子在1993年出生,1岁之前一切发育正常,在接受了第4次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后,当天突然浑身发抖,发烧到40摄氏度,基妮很快送他到医院并安排住院。痊愈后不久,孩子又接受了第一次麻疹综合疫苗,结果几个月后他停止说话,开始出现典型的自闭症症状,基妮认为:毫无疑问,孩子的病情和接种疫苗有关。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