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丽的孩子因为未接种疫苗染上B型流感嗜血杆菌,幸好没有后遗症,现在他已经6岁了。很多北美国家的家长因为担心婴幼儿疫苗会导致孩子产生自闭症,因此减少或者中断对孩子的疫苗免疫,这可能导致潜伏的传染病重新暴发,对周围人带来危害。那么疫苗是否安全呢?家长的担心是否真的多余呢?

  关于疫苗安全性的争论中,没有什么比引发自闭症更“煽动”。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全面接种疫苗的孩子数量翻了一番,但是同一期间内诊断出患有自闭症的孩子数量翻了3番。1998年英国皇家自由医院的胃肠病学家安德鲁医生在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一篇论文,他研究了12名同时患有类似自闭症的精神障碍和胃肠道不适的孩子,如肠胃发炎、疼痛、肿胀等。发现其中8个孩子出现类似自闭症的症状是在接受预防麻疹、风疹和腮腺炎的综合疫苗(MMR)几天之后,尽管安德鲁医生和文章的合作者非常谨慎地拒绝将疫苗和自闭症直接联系起来,但是显然暗示两者或许有关联。他们也大胆地提出,麻疹疫苗可能是自闭症的诱因之一。安德鲁医生稍后进一步解释说,在接种疫苗后,麻疹病毒在孩子们的消化道里发生作用导致感染,这种感染会影响孩子们的脑部发展。

  另外疫苗的反对者认为疫苗不仅不会增强孩子的免疫系统,还会破坏免疫体系,这种假设也绝无科学依据。专家们一再强调接受疫苗次数不是最关键的,最重要的是疫苗中含有多少能刺激免疫系统产生反应的病原体,随着科学家逐步了解哪种病毒或者细菌的蛋白质最能刺激免疫系统产生防御反应,因此疫苗中病毒含量已经大大下降。最初诞生的水痘疫苗里含有200种蛋白质病原体,但是现在婴儿在6个月前必须接种的15种疫苗中,全部只含有不到150种病原体。费城儿童医院的传染病专家保罗医生总结说:“认为过多疫苗会摧毁儿童免疫系统的理论没有良好的科学依据。”

  如果对疫苗的反对只是出于科学原因,可能还好办一些,但是情况更加复杂。反对疫苗的家长即便能被科学道理说服,他们仍然讨厌疫苗接种的强制性,尤其是强制接种和孩子能否顺利接受公共教育挂钩。同时现在孩子们接受的疫苗所针对的传染病已经绝迹很长时间,就连家长一辈都没有出现过,他们的警惕性因此下降。例如小儿麻痹,在20世纪初的时候这种传染病可以说是任意传播,当时人们关心的问题不是是否应该接种疫苗,而是为什么疫苗总不够。一旦你看到邻居的孩子成了瘸子,你就不会拒绝自己的孩子接受小儿麻痹疫苗,问题在于今天年轻的妈妈们从未面对恶性传染病的威胁。

  但是这样仍会给社会带来隐忧,难道在公共健康和个人选择之间就没有更多空间吗?科学或许能提供最终答案,已经有研究显示一些孩子在基因上是“易患病体质”或者有其他潜在因素,导致他们对疫苗的接受度极差,大多数人能接受这样的说法。9岁的乔治亚洲的女孩的病例是有记录以来第一例,但是并不代表以后就不会继续出现。未来对于疫苗安全性的研究应该侧重于基因在免疫系统对疫苗产生反应时的特殊作用。有理由相信,某些极端的情况下,出于基因和暴露于病毒的双重影响下,孩子可能发展成自闭症。筛查那些和免疫失调联系紧密的基因将是理想的研究出发点。

  疫苗是医学历史上的奇迹,但也只是人类对抗流行病的第一枚炮弹,我们必须记住,病毒和细菌为了完善在宿主体内生存的技巧已经进化了上百万年,而我们阻挡它们的能力只发展了100多年。在这个漫漫长途中,无论公共官员还是家长都应该牢记,疫苗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未来子孙。

(责任编辑:黄镓欣)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